天天飞车玩法攻略:人類快速閱讀發展歷程

時間:2017-01-17 15:39:33
  說起快速閱讀,在我國很早就有了。東漢時期的著名科學家張衡就有“一覽便知”的快速閱讀本領。傳說他騎馬一邊走一邊看路邊的碑文,看后即能熟背。三國時期的謀士張松,只看一遍曹操的兵書十三篇,便能從頭到尾背下來,其閱讀與記憶速度是非常驚人的?!讀菏欏煩萍蛭牡?ldquo;讀書十行俱下”?!侗逼朧欏芬燦型跣㈣?ldquo;讀書敏速,十行俱下”的贊語。宋代劉克莊在《后村集》中則有“五更三點待漏,一目十行讀書”的詩句。這些記載說明,快速閱讀在我國源遠流長。

  革命導師馬克思的讀書速度極快。為了寫《資本論》,他閱讀了一千五百多種書,在書中引用了十幾個學科、數百個作者的觀點,留下了一百多本讀書筆記。勤奮是一個方面,但假如沒有高超的速讀能力,完成如此艱巨的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梢運嫡怯捎謁旌躚俺5乃俁聊芰?,使他有可能在所研究的每個領域涉獵無數有用的資料。他有極為豐富的哲學、政治經濟學、歷史、法律等社會科學知識,文學藝術上也有極高的修養,海涅、歌德、但丁、巴爾扎克、莎士比亞等作家的作品,他如數家珍,隨口吟誦。他幾乎能掌握歐洲的一切國家語言,能用流暢的英語、法語著書立說,對自然科學也有很深的造詣。他運用快速閱讀的方法,在頭腦里儲存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信息和資料,使他的頭腦成為一艘升火待發的戰艦,隨時準備開往任何一片思想的海洋。

  列寧看書習慣于一目十行,迅速抓住整段整頁的意思。他在《列寧全集》中引用自己看過的書竟達一萬六千多冊。他在研究帝國主義這個專題時,讀了148本書,49種期刊中的232篇文章,寫下六十多萬字的札記。

  斯大林也是一位速讀能手。1938年夏,幾位蘇聯紅軍將領來到斯大林的住宅,看到辦公桌上堆著一厚摞印刷廠送來的新書,大為驚愕。斯大林笑著說:“無論如何,我每天一定要讀完500頁書,這是我的定額。”

  19世紀法國著名科幻作家儒勒·凡爾納也擅長快速閱讀。他研究了大量的材料,一生摘錄的筆記達25000本以上。他創作《月球探險記》一書,就閱讀過五百多種圖書資料。作品中幻想的霓虹燈、電視機、潛水艇、直升飛機、導彈、坦克等,后來都變成了現實。他被人們譽為“能想象出半個世紀,甚至一個世紀以后才能出現的最驚人科學成就的預言家”。我們同樣可以稱他是位當之無愧的快速閱讀專家。

  此外,高爾基、列夫·托爾斯泰、拿破侖、肯尼迪、戴高樂、蓬皮杜、德斯坦、魯迅、郭沫若等人,也都是快速閱讀的高手。

  以上這些說明了什么呢?一個人要想在某個領域有所發明、有所建樹,要想為他人、為社會、為子孫后代留下點兒什么,沒有該領域大量的知識資料的積累是不可能的。莊子早說過:“水之積也不厚,則其浮大舟也無力;風之積也不厚,則其浮大翼也無力。”小溪里的水,雖然清澈,但也一覽無余,可以漂走玩童的紙船,卻托不起事業的巨輪。要想創新,必須繼承,量變蓄積,才會飛躍,這是不可動搖的規律。人們通過視覺獲得的信息知識,占人的信息知識總量的90%,而50%是靠閱讀得來的。能否進行快速閱讀,成為決定一個人事業能否成功的關鍵。對于一個國家來說,速讀成為提高勞動生產率、發展經濟的重要因素。

  有鑒于此,世界各國紛紛研究、普及快速閱讀。美國是世界上研究快速閱讀技巧最早的國家。20世紀50年代初期,閱讀專家們受二戰期間空軍部門利用速視器訓練軍人識別敵機的啟示,深入研究,提出了快速閱讀的理論和研究模式。后來,美、英、法、蘇等國在研究中逐漸形成了一批由語言學家、心理學家和生理學家組成的隊伍,運用系統論、控制論、信息論和人類工程學相結合的理論方法和采用各種儀器的實驗方法,不斷有所突破,呈現出實驗方法科學化、教學手段現代化、應用推廣普及化、能力考核標準化等發展趨勢。美國的伍德速讀中心,是全世界最早的快速閱讀中心,也是美國最具有代表性的速讀中心。伍德女士在猶它州立大學讀書時,她的碩士論文導師李斯特很快看完了伍德長達80頁的論文,并寫下了很多意見。這使伍德下決心研究快速閱讀課??夏岬獻芡呈苧?周后,每分鐘可讀1200個單詞,20分鐘看完4份報紙。為此,伍德紅極一時。美國前總統卡特,在入住白宮之前,也參加了速讀訓練班學習快速閱讀技巧。

  但是當伍德女士帶著肯尼迪和議員們學習快速閱讀的照片來到法國時,發現戴高樂總統的閱讀速度比肯尼迪還快。而且那時快速閱讀在法國已經十分流行,法國的快速閱讀訓練班比比皆是。

  英國也很早就開始推廣快速閱讀技巧。劍橋大學出版社早在1963年就出版了《快速閱讀法——練習用書》,供學生使用。不僅高等學校紛紛開設快速閱讀課程,中學也極為重視讓學生掌握快速閱讀技巧。

  前蘇聯專家1966年用“閱讀加速器”對成年人進行快速閱讀訓練。取得成功后,實驗人員把精力轉向大、中、小學生。1970年,新庫茲涅茨克教育學院建立了快速閱讀實驗室。列寧格勒建立了一所快速閱讀學校,編寫了教材《快速閱讀課》,組織大、中學生專門學習快速閱讀技巧。前蘇聯快速閱讀科學實驗會議,于1982年3月在新庫茲涅茨克舉行,250位快速閱讀專家出席了會議,六十多名學者作了專題研究報告,交流快速閱讀的理論與實踐經驗。

  日本、朝鮮等國也都進行了快速閱讀的研究與推廣,并取得了卓著的成效。

  在我國,快速閱讀的研究工作遠遠落后于上述世界各國。呂縝毅、程漢杰等專家做了一些研究和普及工作,其他則僅限于翻譯和介紹。人員少、范圍小、規模小、程度淺,被美、前蘇聯等國落下相當遠的距離。這種現象不能延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