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飞车刷分辅助:想起那個叫霞的同學

時間:2016-07-15 14:32:49
  一個轉筆刀,改變了一個人的人生軌跡!直到現在,我都替這個叫霞的同學惋惜。

  霞是我的小學同班同學。這是個很文靜的姑娘,穿得干干凈凈,學習也好,在我們班第一批加入了“紅小兵”。

  三年級上學期,班上出了這么一檔事:一個叫苗紅的同學,暑假從上海歸來,帶回了一個有搖把的轉筆刀。這可把我們稀奇壞了——因為當時的轉筆刀,大都是那種一塊橡皮大小、邊側一個小孔、靠手捻動鉛筆旋轉的那種。一下課,大家就都圍著苗紅“嘗新鮮”。苗紅自然是非常驕傲。

  但有一天下課,苗紅突然哇哇大哭起來,說轉筆刀不見了。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放學后,班主任把大家留了下來,講了一通“千里之堤潰于蟻穴”這樣的做人道理,勒令偷了轉筆刀的同學主動交出來,否則將嚴懲不貸??疵揮行Ч?,便讓班干部挨個搜。結果,從霞的書包里搜出了那個轉筆刀。

  大家都很意外!

  霞起初矢口否認,說一定是別人塞進她的書包里的??扇嗽呔慊?,不由得她不承認。班主任嚴厲地批評了她,讓她寫檢查,并在第二天上課前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念。

  她念檢查時的場景我還有印象:從頭到尾在哭,渾身顫抖,似乎馬上會癱倒。

  此后,班上無論誰再丟了東西,大家首先就想到了霞,她成了重點“過篩子”的對象。隨著過“篩子”次數越來越多,霞好像變了一個人,原本愛干凈的她,邋里邋遢起來;性子也越來越潑,滿嘴臟話,后來竟敢和男同學打架。

  中學沒畢業,她就輟學了。我上高二那年,學校的化學實驗室被盜。案破后,公安人員帶嫌犯來學校指認現場。為首的竟是她。她渾不吝地沖我們做著鬼臉。

  此后傳來有關她的消息,總是和小偷小摸連在一起。

  歲月流轉,大家都踏上了不同的人生旅程。這個不著調的同學,早就淡出了我的記憶。有一年春節,幾個中學同學聚會,談起年少時的孟浪事,一個重點大學畢業后在北京一家重要機構工作的男同學說,其實那個轉筆刀是他拿的。老師要追查時,他嚇壞了,偷偷塞進了同桌霞的書包。

  當時,我恨不得扇這個同學一嘴巴!如果沒有轉筆刀這件事,霞一定會和我們一樣上了大學、有了一份可心的工作……

  霞,讓我想到了人的尊嚴問題。尊嚴,就是一個人的人格和權利被尊重。心理學家認為,就價值取向來說,最重要的莫過于尊嚴,它比金錢、地位甚至生命都更重要。因為尊嚴是立身社會的精神支撐,是一個人能夠走多遠的前提。當尊嚴被尊重時,才會為自己的人生奮斗,個人的潛能才能發揮出來,才活得體面。而一旦尊嚴喪失,就如同脊柱折斷,想站立而無力;當行為不被人們肯定時,就會破罐子破摔,做事、做人就沒有底線了……“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說的正是這個道理。

  其實,不光是人,連動物也有尊嚴。我讀過這么一篇文章:

  一條叫黑子的軍犬能力超拔,屢立奇功。一天,軍犬訓導員突發奇想,想測試它受到委屈時會有什么反應。

  他找來了十幾個戰士,讓大家站成一排,然后讓其中的一位去營房“偷”了一件東西藏起來,再站回隊伍中。完成這一切后,他牽來黑子“破案”。

  黑子很快就把“小偷”找了出來。

  可訓導員說找錯了,讓它再去找。黑子又迅速找出了“小偷”。訓導員依然否定。如此再三,黑子便越來越不自信,可憐巴巴揣摩著訓導員的眼色……最后,按照訓導員的眼色把停在身邊的那個人叼了出來——這當然是錯的。

  這個玩笑的可怕后果是:當黑子明白這是一場騙局后,幾大滴熱淚流了出來。此后,它不吃不喝,神情委頓,不再信任任何人。沒辦法,只好讓它退役。

  《 人民日報 》( 2016年07月14日 18 版)